最新网址:www.086book.com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调教大明 > 第11章 全烧了

第11章 全烧了

数名侍卫扑上来,抱的抱朱柏,抢的抢旗子。

只是天干物燥,老朱一向节俭,自然舍不得用新布做这只用一次的旗子。

结果那一把小破布瞬时便烧成黑炭。

等侍卫们抢了过来,踩灭火,只剩下了一把光秃秃的杆子。

朱柏数了数旗杆,皱眉问二虎:“不对,怎么只有九根旗杆?”

二虎叹气:“是只有九根。皇上说,怕皇子们拿错旗号,所以就只给了九面旗。这样,拿不到旗那个就是最后一名。”

朱柏一听恨得直咬牙:原来前面的次序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最后一名。

因为赏谁都是皇恩浩荡,感激涕零。

老朱要罚的那个,却必须受罚。

远处朱樉气喘吁吁跑了过来。

“旗呢?”朱樉问。

虽然是第二名,也强过没有。

二虎把手里的旗杆一伸:“湘王烧了。”

老三朱棡和老四朱棣紧接着跑了过来,一听都愣了,心中滋味陈杂。

原本被朱柏夺了头筹有些恼怒,结果朱柏却为他们保存了脸面。

年幼的皇子们也陆陆续续也到了,被这情形吓得手足无措。

跑在最后的朱椿一边跑一边哭,一边哭一边跑,嘴里喃喃自语:“完了。完了。”

进了西五所,他就力气全无,扑通一下跪坐在地上。

朱椿平日是小皇子里最斯文秀气的,这会儿却头发凌乱,满脸黑灰被眼泪冲的一道一道的,还冒着鼻涕泡泡。

朱樉一看越发羞愧。

他们这些哥哥只想着拔头筹有多风光,却从不曾心疼年幼的弟弟,气度还不如比他们小了一截的朱柏。

朱樉上前,用袖子给朱椿擦了擦脸:“别哭了,十二弟把旗烧了,没有最后一名,谁也不会受罚。”

朱椿一听,又带着眼泪笑了:“诶?真的?那可太好了。不然我真对不起我师父。”

朱檀小声说:“拿不回旗,父皇肯定要骂死我们了。”

朱柏说:“哥哥们别害怕,旗是我烧的,一人做事一人当。”

-----

朱元璋只看见那边闹得起劲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差了身边太监过去打听。

结果太监下了城楼还没跑过午门,皇子们就高高兴兴回来了。

四个大皇子牵着四个小皇子,剩下朱柏和朱棣各自背着手,摇摇晃晃走在最后。

朱元璋和马皇后站在承天门上看儿子们手牵着手回来了,心里一暖。

马皇后感叹:“这样兄弟和睦的场面真好啊。”

朱元璋也红了眼眶:“可不是。我哥以前就是这样牵着我去放牛的。”

文官们一看:得嘞,没打起来。今天这个进谏是不可能了。罢了罢了,今儿看热闹也看得挺开心,改天再说吧。

武官们个个把心提到了嗓子眼,等着皇子们上城楼,看看到底战况如何。

冯胜已经心如死灰,只等着受罚。

他想来想去,等下只能说朱柏投机取巧赢得不公,看看自己能不能免罚。

不然莫非真要一家老小挨饿一个月?

结果诸位皇子上来,个个手里空空的。

推荐阅读: 嫡女毒妃妃尹素婳莫君夜 林柒霍霆岽 风水神医皮剑青 林夕煜宸 混沌龙帝唐离杨倾月 林峰林云谣 张冬杨翠 风水神医 总裁,宠妻请节制 九千岁,离我娘远点明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