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086book.com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明天下小说 > 第八章先生与学生第一次交锋

第八章先生与学生第一次交锋

孔子说:“赐,你错了!向君王领取补偿金,不会损伤到你的品行,但不领取补偿金,鲁国就没有人再去赎回自己遇难的同胞了。

这个道理你弄明白了吗?”

云昭眨巴一下眼睛道:“就是说,做了好事要收钱!先生多教学生也要收钱!”

“呃,大致是这个意思!”

“可是我没钱!”

“你以后会有的!来,先生今天教你怎么写借据!”

“借据?”

“对,借据是一种交易凭证,你现在没钱,但是呢,你将来会有钱的,说不定会有很多,很多钱,你想不想用你以后的钱来为你的堂兄弟们缴纳束脩呢?”

“愿意!”

“这就对了,你觉得一万两银子多吗?”

云昭翻着白眼,觉得自己对一万两白银似乎没有什么概念,见徐先生的嘴角正在奇怪的向上拉,就决定让他得逞一次。

“不多!我娘有很多钱,还有金步摇!”

徐元寿笑道:“是不多,我们以二十年为期限如何?”

“二十年?”

“没错,等你长到你母亲这个年龄,我们再交割,当然,如果你到时候还没有一年挣一万两银子的本事,此事就作罢,是不是很公平?”

“很公平!”

徐元寿哈哈大笑,俯身用云昭桌案上的笔墨片刻时间就写了两份借据。

吹干墨迹之后,就捉着云昭的后签了名,想想不放心,又把云昭的手按在墨池里,在两张借据上按了手印,然后笑嘻嘻的给了云昭一张,自己留了一张。

最后咳嗽一声道:“契约已成,不过呢,此情不可外人知!你明白吗?”

云昭用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家得意洋洋的先生重重的点点头道:“事关先生颜面,我会藏起来,不让别人看见。”

徐元寿纵声大笑,抚摸着云昭圆圆的脑袋道:“孺子可教!”

上完第一天的课业,云昭发现自己除过背负了一万两银子的债务之外所获不多。

徐元寿或许把这事当成一种激励学生的手段,并不当真,云昭甚至认为,徐元寿能把这事干的驾轻就熟,说不定为了广撒网曾经跟他以前的学生都签订过这样不公平的协议。

不过呢,这样的先生实在是太对云昭的胃口了,他决定,以后只要有钱了,就一定要履行这个约定!

放学了,云春背着云昭的漂亮书箱,云花提着云昭的食盒,虽然穿过两道门就可以去后宅了,云昭并没有回去,转身就出了大门。

冬天还没有过去,春天的气息已经隐约可闻。

地上的残雪已经消褪干净了,露出了湿润的土地。

云福管家站在大门外,正指挥两个仆役锯大树,扯锯的声音吱呴吱呴的很好听,只是被锯的大树就很可怜了,云昭似乎能听见它在惨叫。

“福伯,这么大的一颗柳树也要锯掉?”

云福笑呵呵的道:“两百年了,是我们云氏先祖种下的,活的太长容易成精,锯掉之后门前宽展一些,以后少爷中了状元,宾客来了也好有停马车的地方。”

听说柳树要成精,云昭就不再问了,这一定是金仙观的杂毛道士梁兴扬说的。

关帝庙的道长法力强大,前几日还在渭南捉拿狐妖,没时间为云氏操心,于是,金仙观的道长闻听消息之后就连夜赶来了。

其实,云昭很想见见狐妖是什么样子的,毕竟,在他生活的年代里,狐狸精什么的早就绝迹了。

云家庄子背山面水,风水很好,只是这几年门前的泉水逐渐干涸了,家道这才逐渐败落。

即便是如此,云家庄子还在山谷口修建石墙。母亲准备给云氏修建一道可以把外人挡住的高墙,这个工作两年前就开始了,如今地气升腾,又开始施工了。

云家庄子后边,便是峭壁,整个庄子没有留后路。

其实也没有必要留后路,一旦庄子没了,云氏族人也就没有活路了,至于背井离乡?关中人从来没有这个概念。

说这些人缺少开拓的勇气也罢,说他们故土难离也好,云氏一族似乎已经做好了与家共存亡的决心。

这里的无数家族都已经传承了上千年,不论是谁当了皇帝,这里的永远不变的是他们。

盛世,乱世,见得多了,也就不在乎了,在盛世,他们有发展壮大的决心,在乱世,他们也有苟且偷生的法门。

推荐阅读: 光头必须死 我有无限称号 我在公墓签个到 诸天惟一 我家店长太无情 艾泽拉斯之祸 武灵法典 我真不想救人了 一切从做梦开始 召唤封神之我是纣王